社企 Society

15 May 2016

香港人的住屋新理念

「雖然香港是一個國際金融中心,但不等於香港人貪財。」光房的創辦人及行政總裁余偉業指出,「只要有需要,很多香港人也會一擲千金去幫人,誰說香港人吝惜兼無情?」

香港住屋問題 香港人自己解決 

所謂安居樂業,沒有安定的居所,又何來穩定的生活?眼見香港的住屋需求日益增加,環境惡劣的劏房,板房等相繼出現,作為第一代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余偉業笑言:「我小時候也是靠公屋,才有穩定的生活,加上人到中年,我覺得物質已不能夠滿足自己,我不想再為金錢而活,我想做一些影響他人的事。」於是他辭去安利總經理一職,重頭學起,開設社會企業「光房」,用低於市價的價錢出租給有需要的單親婦孺。

用低於市價的價錢,甚至象徵式租金出租,這麼不划算的事,會有業主願意出租嗎?余偉業笑了笑說:「為什麼你會覺得沒有呢?其實很多業主最擔心的並不是租金的多寡,而是租客會否破壞他們的物業,或她們是否值得幫。」他繼續說:「我們每個家庭也是經社工轉介,而且每月也會進行家訪,對業主而言,反而多了一份保障,因為這是正常租賃做不到的事。」

目前「光房」有40個單位,超過80個家庭入住,除了第一個單位是他們自己找回來,其餘的都是業主主動毛遂自薦,「所以我一直認為香港人不是別人口中的那麼貪財,他們也意識到香港的住屋問題,又不想靠政府,『光房』正好提供一個機會,讓他們用已有的財庫幫人,發揮港人互助精神。」

培訓單親婦孺 三年內幫自己

余偉業形容,光房是一個新興的概念,因為他們是地產與社福機構的混合體,提供住宿只是基礎,提升她們生活技能才是目標,「我們除了提供住宿,亦會替他們釐定一個為期三年的幫自己的計劃,並且每月進行探訪,評估她們的進度以及生活形態。」三年的計劃?「對,每個家庭只能住三年,在這段時間,他們需要學懂如何幫自己,如果她們沒有工作經驗,我們會建議她們去培訓,也會教她們生活技巧,例如慳錢攻掠、換燈泡,還要學如何處理衝突等,慢慢提升他們的生活能力以及自信心,即使三年後未有公屋,至少不用住劏房,不過很多家庭根本不用三年已經畢業。」

他繼續說:「有些個案,丈夫突然人間蒸發,太太失去經濟支柱,也沒有工作經驗,經過社工的轉介後入住『光房』。她由做義工開始,慢慢重投社會,後來,她在義工中發現做社工的樂趣,於是積極學習社工的技巧,不出三年,她已經成為了該機構的發言人,亦不再需要光房。」可見,人生雖然無常,但只要給予一個過渡期,任何人也可以幫自己,重新出發。他們需要的,只是一個過渡期,而光房,正給予他們一個過渡和棲息的地方,讓他們可以好好思考自己的去向,解決他們燃眉之急。

開業三年,雖然光房目前仍未達至收支平衡,不過余偉業有信心,「既然光房的理念行得通,回本是遲早的事。」重點是,光房讓他得到前所未有的滿足感。為了幫助更多家庭,余偉業用了兩年時間與政府接洽,成功租借在深井一直空置的宿舍,更在民間籌募了二千萬裝修費用,將宿舍翻新成光屋,預計會於2016年年中推出,可提供40個有需要的家庭入住。

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