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 Life

28 Aug 2015

消失中的香港
之舊日足跡 (二)

久違了的人情味

  在邨的外圍有一熟食中心,歷史和福來邨差不多,基本上住在福來邨的居民都會來這裡吃東西,這個行動已是他們的生活一部分,是不可或缺的。這曾令我十分好奇,因為福來邨的四周都有很多大型商場,交通也很方便,只需要走幾步就有更多的選擇,為何偏偏要去這裡吃?答案在我吃完午餐後便知道了。

  下午2時,我來到了香車街熟食中心,熟食中心的外表並沒有甚麼華麗的裝修,外牆和邨內的大廈的同樣的米黃色,地下是個街市。街市當然不是新式的冷氣街市,而是傳統有吊風扇的街市,可能是我習慣去商場內的街市,踏進街市有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,首先迎面而來的是一陣只屬於舊式街市的氣味,是家禽、垃圾、濕漉漉地板,混和在一起的味道,可是我不覺得臭,只覺得有點陌生。其次是一堆「交響樂」,眾人為了提高自己的銷量,各出奇招,有的開「大聲公」盡可能吸引消費者,有的用鮮艷的顏色寫出超大字的「減價、優惠、買一送一」等等的字眼來引起消費者的注意,有的則利用自己在街市中的地方優勢,把貨物全都拿出來擺放得十分整齊。忽然聽到某位消費者不知為了甚麼和檔主據理力爭,好奇心令我慢慢的走近聽一聽,原來是消費者買了菜,檔主想送他番薯,對方對談了一會,還是要了。我估計她們應該相識而且是熟客,之前應該受了幾次優惠,這次不好意思拿,很有趣的畫面,在商場內的街市應該看不到這樣的場景吧。

  下午2時30分,很熱,我走出了街市上去熟食中心。熟食中心有兩層,兩層都有很多間食肆,食肆與食肆之間幾乎沒有間隔,所有桌椅餐具都是共用,無分你我。在這有很多東西吃,粥粉麵飯一定有,早上有酒樓吃點心,晚上把桌椅拿出來排好就變了「大排檔」,可以「打邊爐和打冷」。眾多食肆中我選擇了一間名叫「江記」的上海麵店舖,我坐下後慣性地找一樣東西,找了一會才知在身後,哈哈。

可能在茶餐廳慣了一拿就有,沒有都可以看桌面。別的桌子的兩位客人叫了「絲爪麵和大牛麵」,我聽到後呆一呆,想一想,看一看,知道後便叫了「小吞麵」。麵熱,身更熱,於是想叫飲料才發現這食肆沒有,問一問員工得知要去另一間買,最後我買了可樂,再繼續吃麵。吃的其間有一位侍應和我聊天,她是一位中年的婦女,看上去其他員工也是差不多年齡。

分享